八一中文网 > 天才风暴 > 第941章 我要是输了,这个将军就不当了
    刘放打定主意后拍案而起,冲着形参军怒吼道:“实话告诉你,我是看在两位爷爷的份上才过来的!不然就算你用八人大轿抬我,我也绝对不会来这里!凭借我的身份,用得着来你这里受气?哼!虽然你是我的长辈,但我还是要给你提一点忠告——做人不要太自负!不要听不进去反对的意见,这不是为人之道,更不是当领导该有的胸襟和气度!”

    这还是徐青山和邢国荣第一次看见刘放发脾气,两人全都愣在了当场,傻傻的看着刘放。

    刘放也没客气,他接着怒斥道:“不错,你确实有战功,但那又怎样?跟不上时代的步伐,你也就只能躺在功劳本上做黄粱美梦!等到有一天你被现实狠狠教育之后,你才会醒悟过来!不过那个时候,会有很多人因为你的盲目自大而牺牲!就算枪毙你,也挽救不了他们的生命!你要是有种的话,咱们就分别带人打一??!你敢不敢?!”

    形参军怒极而笑:“好好好!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!我要是输了,这个将军就不当了!回老家种地去!”

    邢国荣听到这话猛地一拍桌子,站起身怒斥道:“混账东西!你这是说的什么话!你以为军队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吗?说不干就能不干?你要真敢跟老子撂蹶子,老子就亲手枪毙了你!”

    徐青山赶忙打圆?。骸袄闲?,你这是在干嘛,快,赶紧坐下,小邢,我要批评你几句,你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,太过刚愎自用了,刘放可不是一般人,已经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能证明他从未犯错任何一次错误,今天之所以坐在这里,也是我邀请他过来的,不然你以为什么人都请得动他?”

    形参军面色铁青的咬着牙齿:“好,咱们就光明正大的打一场,看看谁对谁错!”

    形参军说完话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间,刘放哪能真的跟形参军发脾气?他其实是在激将,毕竟人家是邢国荣的儿子,军事素养还是很高的,就是思想有点落后。

    等到形参军离开,刘放立马露出微笑:“邢爷爷,你也不要怪我太莽撞,也别怪我说话难听,对付邢叔叔这样的人,不采取激烈的方式可不行?!?br />
    邢国荣跟着笑了起来:“我就知道你小子刚才是在演戏,于是就配合你演了一场,参军这孩子啥都好,就是太过自傲,你等会儿可要好好打压一下他的傲气,让他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不然的话,他这个军长最好别当了,迟早会害死英勇的战士们的?!?br />
    徐青山插口道:“其实上次提议让你过来看看,我们存的就是这样的心思,目前国家相对平静,很多年都没打过仗了,我们担心长此以往会消磨掉部队的锐气和进取心,想让你当一当皮鞭,狠狠地抽打他们一下,经过商议后,我们最终选定了形参军的部队,他毕竟是你邢爷爷的儿子,你不用怕得罪他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出了事自然有你邢爷爷和我来摆平?!?br />
    刘放连连点头,感叹道:“两位爷爷真是用心良苦,既然如此,我就好好地抽打一下他们吧,让他们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,接受新的战术思想?!?br />
    两人笑呵呵的同时点头,刘放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两位爷爷,我想把秦虎调过来给我当下手,不知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秦虎就是秦小雅的哥哥,徐青山和邢国荣对于秦小雅找刘放帮忙的事情知之甚祥。虽然秦家的事情跟他们有关,但他们只对事不对人,只要是能够为国家服务的人才,他们是不会打压的。

    只见徐青山笑着点头:“行,你把他叫过来吧?!?br />
    刘放笑道:“如果秦虎表现优异的话,我想让他今后担任这支部队的作训部部长,两位爷爷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邢国荣哈哈一笑:“你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,这样吧,只要你把你的战术思想传授给他,我们就任命他为总部的作训部副部长,今后专门负责磨练所有部队的战斗力?!?br />
    这相当于让秦虎担任蓝军总司令了,刘放当然不会反对,他笑着点头:“既然如此,我这就把他找来?!?br />
    秦虎接到电话的时候有点不敢相信,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和妹夫找刘放帮忙的事情。原本他以为就算刘放肯帮忙,最多也就是出点小力气,把自己调任到相对好一点的部门去。没成想刘放居然说自己有可能当总部作训部的副部长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??!单单从级别来讲最起码也是个少将!比他以前的级别还要高呢!

    秦虎还在震惊的时候,刘放在电话里提醒道:“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,如果你的表现不够优异,从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,可别怪我没有给过你机会?!?br />
    秦虎立马坐直身体,高声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秦虎立马从衣柜里找出自己的军装穿上,他的爱人见此情景惊疑不定道:“虎哥,你这是……难道你复职了吗?”

    秦虎哈哈一笑:“目前还没复职,今后就不一定了,如果我表现好的话,以前的单位不能去,会有新的任命?!?br />
    “看你这表情,新的任命应该比以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的不是一星半点!先不跟你说了,我要去奔前程了!”

    秦虎下楼开着军用吉普飞速的驶离了家中的小院,他的爸爸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车子消失在转角处,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秦虎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赶到了目的地,小朱早就等着他了,看到秦虎开车过来,小朱挥了挥手:“你是秦虎吗?”

    秦虎立马点头:“对,我就是秦虎,不知刘——”

    小朱立马提醒:“记住,不要称呼他的名字,你可以叫他教授同志,在部队里也可以叫指挥官?!?br />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明白了,还请你带我去见见他吧?!?br />
    “恩,请跟我来?!卑艘恢形耐粲眯峦穡ww.uxsqy.com